守望团契_临沂市兰山区基督教守望团契官方网站 守望团契_临沂市兰山区基督教守望团契官方网站
  • 当前栏目分类


自牧-(四十)风休住

发布日期:Tue, 02/21/2017 - 14:07 编辑:admin 来源:守望团契

1982年初,我的住处离神学院还较远,每天上班要花20分钟骑自行车,沿中山北路、中山路,骑到大锏银巷。早春的一个周六,电视节目里评介李清照的《渔家傲》。屏幕上出现“风休住”三个大字时,我突然感到一阵心灵的震撼,并发出了一声祷告说:圣灵啊,在我身上的工作不要停止,不要停止!“灵”和“风”,在希腊文是相通的,中文也如此,二者之间引起联想也很自然,从文字、情感、心灵诸层次说,均如此。

前排左一:汪维藩牧师
前排左一:汪维藩牧师

此后,每天早晨上班,较慢地骑在车子上,总是连词带谱、若断若续地一句句哼出来。灵感深沉时,每每难禁泪下。若逢天雨,则雨水泪水交融,每每难禁声咽。虽然全诗尚未写成,我已为之起名为《圣灵运行歌》。“运行”,取自《创世纪》:“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创:1:2)。“运行”的原文词义十分丰富,包括吹拂、掠过、孕育、孵菢、抚育等等。这些丰富的词义,加上我所体验到的圣灵在我身上的作为,都成了我陆续写作时蒙主感动的素材。

1982年夏秋之间在北京开会时,《赞美诗(新编)》编委会拿出了按分类次序编排的全部诗歌目录。400首诗歌中,中国基督徒写的约100首。其中半数左右竟是“文革”后的新作。

但圣灵这一栏目中只有贾玉铭、赵紫宸等先辈的诗作,而无80年代的新歌。我告诉编委,自己有首尚未写成的诗。他们鼓励我写下去。而在续写修改过程中,通过沪宁两地的书信来往,我和编委之间曾有许多次反复的讨论、斟酌、推敲,从而使这首诗汇集了好几个人从不同角度来自圣灵的感动。

当年10月份的一个晚上,我怀着一颗祷告的心,广泛采纳上海几位同工的建议,用整整一个通宵,写成了《圣灵运行歌》。诗歌以圣经为依托,谱写了圣灵的重生、哺育、结实、发光、教诲、鉴察、塑造、熬炼、锻铸等等。在写到第四节“我主双目如烈焰,洞察人心与肺腑”时,猛烈感到自己满身污秽,在主面前放声痛哭了一场,然后拿起笔来写下:“我灵赤露主光中,按主形象任雕塑”。再后,又写下了“炼我炉中浮渣除”。我是一个已经经过反右、“文革”等烈火熬炼的人,但圣灵明白提醒我:“炼我炉中浮渣除”是终其一生的事。而后来的人生经历,也证实了这一点。圣灵在神儿女身上的吹拂、滋润、浇注、鉴察、燃烧,永远不会停止。

《圣灵运行歌》的曲调,是我哼出来的。但我没有学过作曲与和声,《赞美诗(新编)》题右注明:“汪维藩调(1982),钟国仁和(1982)”。一般人都不知道钟国仁是谁,他是我的老师邱钰源,他的笔名钟国仁是“中国人”的谐音。他不但为我配了和声,还为我的曲作了十分完美的修改,只是由于当时《赞美诗(新编)》的底稿已经全部付印,这首诗已是“末班车”,来不及再改了。现将曲谱改过的《圣灵运行歌》附后,作为对邱钰源老师的怀念。

版权所有: 非特殊声明均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守望团契_临沂市兰山区基督教守望团契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