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团契_临沂市兰山区基督教守望团契官方网站 守望团契_临沂市兰山区基督教守望团契官方网站
  • 当前栏目分类


艺术之源生命之主——从信仰角度浅谈声乐艺术

发布日期:Tue, 02/21/2017 - 14:17 编辑:admin 来源:守望团契

 

 

【内容概要】在音乐艺术中,声乐优于其他器乐,这是文艺复兴时期的音乐美学观,也是笔者秉持的音乐美学观。声乐技巧的学习不能与信仰分离,因为其他乐器都是人手所造,只有声乐乐器是上帝亲自所造,是上帝赐给人最好的礼物。因此,对声乐技巧的学习都要从信仰角度出发,才有可能到达声乐艺术的最高境界——接近上帝的完美。

【关键字】基督教 艺术 信仰 声乐

前言:从一个声乐学生到今天成为神学院的声乐教师,笔者已走过了25年的声乐艺术之路。介于不惑与知天命年龄,笔者现在才逐渐体会声乐艺术与信仰之间的关系是如此密切;也从起初学习声乐的“痛苦”逐渐变成今天在声乐艺术中的“享受”,这个过程不可谓不艰辛。但生命本是如此,成长总要经历各种痛苦和艰辛,这是基督徒生命的经历,故当为生命的每个阶段感恩,尽管有些回忆是苦涩的。以下从四个方面简单谈谈信仰与声乐艺术关系。

 一、从《圣塞西莉亚》谈起[1]

意大利著名画家拉斐尔是艺术爱好者非常熟悉的名字,尤其对他的《圣母子》等作品非常了解;拉斐尔同时也是一位音乐爱好者,他也经常以音乐的题材作画,这幅名作《圣塞西莉亚》就是其中之一。《音乐日日谈》中这样评述:

“画中站着五位圣徒,他们面前的地上杂乱地放着维奥拉琴,铃鼓,长笛,三角铁和扬琴,只有中间位置上的圣塞西莉亚手中还拿着倒垂的小管风琴。她举目望天,好像凝神倾听着画顶上天使们的合唱,纯净的天使之声使她再也无力、也没有勇气奏乐了。”[2]据历史记载,圣塞西莉亚是二世纪时第一批殉道的女圣徒之一,但拉斐尔却是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画中的小管风琴就是文艺复兴时期最流行的乐器。拉斐尔之所以在画中将两个时空交错在一起,就是为了突出了当时最重要的音乐美学观,即声乐是优于器乐的。音乐大师李斯特也称此画“是与我们的生活紧密相连的完美的艺术的象征”。[3]今天或许有人说文艺复兴时期的音乐美学观离今天太遥远,或者已经过时。但笔者认为,从安波罗修圣咏到格里高利圣咏,一直到巴洛克时期,教会音乐基本主导者西方音乐的发展趋势。这段时期的特点就是一切服从崇拜的需要,而崇拜是以上帝为本的,崇拜当中的颂赞当然都是以声乐为主,帕利斯替那更是将纯人声的无伴奏复调音乐推到近乎完美的极致,所以拉斐尔的音乐美学观代表着当时大多数人的审美观。笔者认为今天的教会在崇拜中仍需以声乐颂赞为主,向上帝献上颂赞的祭,器乐的音乐应当为声乐服务,使声乐之美更加丰富。

二、声乐——上帝亲手所造的乐器

 

  • 当前栏目分类

您的位置:守望团契 > 守望杂志文章精选 >

艺术之源生命之主——从信仰角度浅谈声乐艺术

2011-12-23 15:53 作者:朱贵金 来源:守望杂志 浏览: 次 我要评论(条) 字号:   

摘要:在音乐艺术中,声乐优于其他器乐,这是文艺复兴时期的音乐美学观,也是笔者秉持的音乐美学观。声乐技巧的学习不能与信仰分离,因为其他乐器都是人手所造,只有声乐乐器是上帝

【内容概要】在音乐艺术中,声乐优于其他器乐,这是文艺复兴时期的音乐美学观,也是笔者秉持的音乐美学观。声乐技巧的学习不能与信仰分离,因为其他乐器都是人手所造,只有声乐乐器是上帝亲自所造,是上帝赐给人最好的礼物。因此,对声乐技巧的学习都要从信仰角度出发,才有可能到达声乐艺术的最高境界——接近上帝的完美。

【关键字】基督教 艺术 信仰 声乐

前言:从一个声乐学生到今天成为神学院的声乐教师,笔者已走过了25年的声乐艺术之路。介于不惑与知天命年龄,笔者现在才逐渐体会声乐艺术与信仰之间的关系是如此密切;也从起初学习声乐的“痛苦”逐渐变成今天在声乐艺术中的“享受”,这个过程不可谓不艰辛。但生命本是如此,成长总要经历各种痛苦和艰辛,这是基督徒生命的经历,故当为生命的每个阶段感恩,尽管有些回忆是苦涩的。以下从四个方面简单谈谈信仰与声乐艺术关系。

 一、从《圣塞西莉亚》谈起[1]

意大利著名画家拉斐尔是艺术爱好者非常熟悉的名字,尤其对他的《圣母子》等作品非常了解;拉斐尔同时也是一位音乐爱好者,他也经常以音乐的题材作画,这幅名作《圣塞西莉亚》就是其中之一。《音乐日日谈》中这样评述:

“画中站着五位圣徒,他们面前的地上杂乱地放着维奥拉琴,铃鼓,长笛,三角铁和扬琴,只有中间位置上的圣塞西莉亚手中还拿着倒垂的小管风琴。她举目望天,好像凝神倾听着画顶上天使们的合唱,纯净的天使之声使她再也无力、也没有勇气奏乐了。”[2]据历史记载,圣塞西莉亚是二世纪时第一批殉道的女圣徒之一,但拉斐尔却是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画中的小管风琴就是文艺复兴时期最流行的乐器。拉斐尔之所以在画中将两个时空交错在一起,就是为了突出了当时最重要的音乐美学观,即声乐是优于器乐的。音乐大师李斯特也称此画“是与我们的生活紧密相连的完美的艺术的象征”。[3]今天或许有人说文艺复兴时期的音乐美学观离今天太遥远,或者已经过时。但笔者认为,从安波罗修圣咏到格里高利圣咏,一直到巴洛克时期,教会音乐基本主导者西方音乐的发展趋势。这段时期的特点就是一切服从崇拜的需要,而崇拜是以上帝为本的,崇拜当中的颂赞当然都是以声乐为主,帕利斯替那更是将纯人声的无伴奏复调音乐推到近乎完美的极致,所以拉斐尔的音乐美学观代表着当时大多数人的审美观。笔者认为今天的教会在崇拜中仍需以声乐颂赞为主,向上帝献上颂赞的祭,器乐的音乐应当为声乐服务,使声乐之美更加丰富。

二、声乐——上帝亲手所造的乐器

天地间有三类音乐,即宇宙音乐、人声音乐、乐器音乐。宇宙的音乐是上帝所造,毕达哥拉斯和柏拉图都曾把音乐当作神圣
宇宙的和谐,甚至当作最完美的哲学形式。[4]诗人大卫也说:“诸天述说上帝的荣耀,穹苍传扬他的手段。这日到那日发出
言语,这夜到那夜传出知识。无言无语,也无声音可听。他的量带通遍天下,他的言语传到地极。”[5]这与中国春秋末期
老子“大音希声”,以及西汉时《淮南子》中“有声之乐属于人,无声之道属于天”的音乐美学思想正相吻合。对于宇宙的
音乐笔者觉得既心存敬畏,同时又觉得遥远广袤深不可测。借用电影《海上钢琴师》中的男主角1900面对无限与永恒时所说
的,那是上帝的钢琴,是无限的,只有上帝能够弹奏,我们只能在人手所造的88键的钢琴上弹奏,因为我们人是有限的。
至于人声音乐和器乐音乐,笔者认为各种乐器都是人手所造,只能发出乐音,不能表达文字语言;而只有声乐的乐器是上帝
亲手所造,不仅能发出美妙乐音,同时还能唱出文字语言。因此,声乐的表现力远远超出其他任何人手所造的各种乐器。贝
多芬说认为,音乐最高的用途就是赞美上帝,上帝最爱听的音乐就是一切爱他之人的歌声;所以,他在第九交响曲《欢乐颂》
中,前三个乐章是器乐的铺垫,最终在第四乐章中使用了人声若干不同声部的独唱、重唱、以及合唱作为整个作品的最高峰。
笔者在新加坡留学时曾参加过哈利路亚合唱团在滨海艺术中心的第九交响曲的演出,也曾在音乐厅作为观众聆听过贝九的演
出。不论从演出者的角度还是从听众的角度,都能体会到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激情与感染力。在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合唱出现
时,那种欢乐与激情冲破所有心里的阴霾,带给人们的是无与伦比的奋进力量和信仰的精神支柱。亲身体会到人声乐器是何
等的奇妙,因为这是上帝亲手所造的乐器。他不仅能够发出美妙的乐音,并且能够吐字咬字,将文字语言与音乐奇妙的结合
为一。
本文作者:朱贵金
三、从信仰谈声乐技巧

    在神学院教授声乐的几年中,笔者深刻体会到歌唱与内心信仰的密切关系。声乐的技巧固然重要,但如果没有信仰的支撑,歌者的声音就会缺乏内在的感染力。正如马革顺教授所认为的,不用信仰的感情唱出的歌声,就如同服装店里石膏做的模特,衣服穿在它身上虽然好看,但却是没有生命没有灵魂,是死的是机械的。以下从五个方面简单阐述信仰与声乐的关系。

第一,歌唱的呼吸如同祈祷。大多声乐教育者主张用胸腹式联合呼吸[6]作为歌唱的正确呼吸,方法是主动打开胸腔器官,使气息被动吸入,这样的气息是自然的,并且能够持久支持声音的进行。如同祈祷一样,当我们主动打开心灵愿意让主进来时,主才会进到我们的心里来,与我们同在,做我们心灵的主宰,主是不会强迫人接受与相信的。

第二,歌唱的起声如同圣灵引导。发声时笔者一直要求学生“以气带声”,就是用气息带着声音走,这样的声音是自然的稳固的,并且线条均匀优美;反之,失去气息的支持,声音就会变得漂浮没有根基。如同基督徒与圣灵的关系一样,只有顺服圣灵的引导,我们才会行走在正确的路上,反之离开圣灵的引导,我们就会迷失方向没有了稳固根基。

第三,歌唱的共鸣如同教堂空间。歌唱时声音的共鸣主要分布在胸腔、咽腔和头腔,但这三个共鸣腔又是统一不可分的;它们如同哥德式教堂的空间,是竖立的,具有神圣崇高的感觉,当人们进入这样的空间时,不用人告诉他要安静,他自己就自然地安静下来,因为教堂的空间告诉他这是圣地,是在上帝的面前。照样,歌唱时的共鸣感就要追求这种神圣(Holy)的感觉。

第四,歌唱时的语言如同倾听与述说。声乐艺术作品通常是先有歌词,再根据歌词中所需要的情感创作旋律及和声等,因此歌唱中语言的环节非常重要。在《理想国》中苏格拉底曾说:“我们并不需要(节奏)非常细致的结合,只需要发现适合于有勇气和有纪律的生活节奏。我们使节拍和曲调适合于恰当的单词,而不是使单词适合于节拍和曲调。”[7]如同我们在主的面前的倾听与诉说,都是根据主在我们内心的感动,或喜乐或悔罪,或感恩或献呈,使我们所诉说的能合乎主的心意;同样歌唱的语言处理以及吐字咬字也是根据歌曲的内容和受众的需要而定。

第五,歌唱时的色调[8]如同神圣的和谐之美。音乐是时间的艺术,绘画是平面的艺术;声乐作品再现的过程如同在一段流动的时间内绘制一幅音乐画作,要讲究色调的和谐之美。每句都有线条走向及逻辑重音,整首作品有整体的走向线条及逻辑重音。独唱作品如此,合唱作品更是如此。只有正确把握了作品该有的色调,才能使听的人更加领略到声乐艺术之美。正如伊格那丢[9]曾说:“你们的同心、和谐相处的爱,就是一首献于主耶稣基督的诗歌。你们整体当组成一个诗班,彼此和睦和谐,从上帝领受和听取他所定的音准,使你们可以齐声歌唱、万口同声,在基督里向天父歌唱。”[10]

 

配图 《圣塞西莉亚》
配图 《圣塞西莉亚》

四、声乐艺术的目的——接近上帝的完美

第四世纪时,有一位圣•巴西尔(St Basil)在其《第一首赞美诗的布道》中写道:“赞美诗是心灵的宁静,和平的公断者,是对思想的不和谐与骚乱的拟制,因为它缓和了心灵的激动和任性……谁能仍然把这个发出上帝声音的人当作敌人呢?”[11]圣•巴西尔的观点说明两个方面的意义,首先是信仰层面的意义,人在上帝面前歌唱的时候,歌词的内容和旋律的进行会将人心灵里面不符合上帝旨意的不和谐、骚乱和任性拟制住。如果说这是消极的意义,那么第二点就是积极的,这“发出上帝声音的人”正因为不断的追求会逐渐从里到外产生实质性的改变,以至于让接触他的人不可能把他“当做敌人”看待。因为当一个人歌唱时,他的内心就转向了“可以聆听我们心灵并且进入我们头脑中最秘密之处”的上帝。[12]

意大利著名雕塑家米开朗琪罗曾说,一个智者最完美的境界就是与上帝同在;同样,人类最好的作品也不过是接近上帝的完美。笔者认为,声乐乐器是上帝赐予他所创造的人最好的礼物,人应该在各种场合将自己的歌声奉献给上帝,如同献上馨香的祭物一样;因此,人应该竭力追求声乐艺术的完美,虽然这种完美仍不及上帝本身,最多也不过是接近上帝的完美,但这仍要成为我们声乐爱好者追求的目标和所要达到的艺术境界。正如巴赫所认为的,赞颂上帝是人类生活的中心内容。

结语:综上所述,基督徒对声乐艺术的追求,不能只停留在技巧上,更需要在信仰的基础上进行。这既符合上帝创造我们的声乐乐器的目的,又符合传统的声乐美学观;同时在学习声乐的过程中,也可以避免只注重技巧的追求,而忽略了基督徒内在生命对声乐艺术的重要影响。歌者应竭力使声乐艺术之美更加接近上帝,并把这看为世界上最美的事。因为人声乐器是出自上帝之手,上帝是一切艺术的本源,唯有将我们的身体灵魂全然归依上帝,我们对艺术的追求才有真正的意义和价值。

 

感谢朱牧师为本期《守望》投稿

版权所有: 非特殊声明均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守望团契_临沂市兰山区基督教守望团契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