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团契_临沂市兰山区基督教守望团契官方网站 守望团契_临沂市兰山区基督教守望团契官方网站
  • 当前栏目分类


独 自

发布日期:Tue, 02/21/2017 - 14:30 编辑:admin 来源:守望团契

主藉五饼鱼分给五千人,四福音均有记载,但神迹后主的祷告,则有不同。

路加记载:“耶稣自己祷告的时候,门徒也同他在那里”(路9:18),这是后事。

马太记载:“散了众人以后,他就独自上山去祷告。到了晚上,只有他一个在那里。”(太14:23)

马可记载:“他既辞别了众人,就往山上去祷告”(可6:46-47)。再看下文“耶稣独自在岸上,”可见马可与马太的记载相同,但又均未说明“独自上山”的原因。

     约翰点出了这原因:“耶稣既知道众人要来强逼他作王,就独自又退到山上去了(约6:5)”。“独自”上山,这是在权欲试探面前的引退或退隐。联系那40天中看上攫取“万国荣华”的试探,同属于一种必须以向魔鬼下拜为代价的诱惑。基督不得不选择那超脱而又崇高的孤独。

太史公司马迁综观自周文王以下千余年历史,总结出一条人之所以为人的规律:“古者富贵而名磨灭,不可胜记,唯倜傥非常之人称焉”(司马迁《报任少卿书》)。

历史上留下痕迹被后人称道的,是洒脱、豪放、卓越而异于常人者。沉溺于荣华富贵,功名利禄的人,每每经不起历史的销磨与剥蚀。司马迁所列举的文王、孔子、屈原、孙膑等等,无一不曾是当日时势所抛弃的孤独者,其中也包括司马迁自己。

不只在中国,世界文化史上立于峰巅的那些巨人,也几乎无一不是孤独者。

奥地利天才作曲家莫扎特,5岁开始作曲,35岁早逝时留下了626部作品,艺术遗产如此丰富,生前却贫病交加。去世前一天《安魂曲》写到第三部《流泪的日子》,和几位挚友试唱时,莫扎特泣不成声,第二天便离开了这孤独无边的世界:“上帝啊,给他们以怜悯,慈悲为怀的主耶稣啊,给他们以永远的安息吧”(《流泪的日子》一部中的几句歌词,参见上海交响乐团演奏《安魂曲》的“说明书”)。

米开朗基罗是另一类型的孤独的巨人。他富有,但除了将钱财用在他的仆人,帮他搭脚手架的木工身上而外,对自己却像“穷人一般生活”。他从来不知道休息,从来没有享受过最卑微的生灵所能享受的温馨。年龄愈大,愈变得孤独,当整个罗马都已入睡时,他却隐藏在无际的寂寞和深夜的工作之中。直到去世前6日,他仍以88岁之身孤独地站了一整天,雕塑一件未能完成的杰作——《耶稣死难像》(参见罗曼∙罗兰《米开朗琪罗传》傅雷译)。

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物理学家爱因斯坦,同样是一个孤独的人。他需要一种与世隔绝的孤独,并把这种孤独称之为“守望灯塔的守望者的孤独”。

当代作家刘白羽读完《爱因斯坦传》后,写下了他自己的感触:

“一切伟大的创作,不可能来自灯红酒绿,热闹喧嚣,而只能来自孤独……人生与自然的茫茫大海,需要多少在孤独中甘心为别人而燃烧自己生命的人呀!”(《文汇报》1993年10月1日)

当我们说“中流砥柱”的时候,这挺立于浊浪中的砥柱必然是一位孤独者。当我们说“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的时候,这英雄也必然是一位屹立于横流沧海的孤独者。

上帝需要一些“守望者”,需要一些为他传话的人,特别是巧取一豪夺,蝇营狗苟的污浊空气也已经侵袭教会的时候。而守望者又必须是一位孤独者,一位独自面对上帝的孤独者,一位不为权力、地位、金钱所动的孤独者,象独自上山的基督那样。

版权所有: 非特殊声明均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守望团契_临沂市兰山区基督教守望团契官方网站